十二、撞车记

五月,绵绵雨季已过去,温哥华终于放晴,只有碧蓝的天空与绚丽的阳光。出了家门,上坡下坡,心情甚好。

公司所在园区位于一片公园内,一条小河蜿蜒从中穿过。这是我平时与同事中午消食的散步小道。园区均是矮矮两三层的办公楼,用个铁护栏圈出了各公司的地盘及停车位。

快接近公司大门,便减成二挡,由主干道左转进入公司大门入口。这时前面有一部出租车停在门卫口。我轻轻换到空档,踩下刹车停稳。门卫老头站在岗位亭外,出租车司机从车窗探出头,与门卫大爷说着什么。这位大爷被公司同事戏称为弥勒佛:因为他每天都笑嘻嘻地与所有进出大门的人打招呼问好。虽然每天都与大爷碰面,却一直不知道他姓名。接下来的事件,让我今生都不会忘记这位叫艾伦的门卫大爷了。

出租车司机问完,缩回头,发动引擎。原以为他要朝前开让路与我,不曾想他是倒车。这个突如其他的变化,让我大吃一惊,一边大喊“嘿”,一边猛按喇叭,艾伦也在摆手大叫停下。无奈,这出租车仍是直楞楞往我冲来。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的脑袋飞速转道:快速倒车?不行,万一后面又来一部车,损后更严重。那……我还没有想好对策,我的车就已被狂野地亲到了。“蹦!!!”

还以为自已会被撞到主干道上去,巨响过后,我仍在原处,车只是轻晃了一下。发动机仍在响,右脚仍在刹车闸上。我张大嘴瞪着眼,仍没有缓过神来,停车等待,怎也有人撞上来?这个车祸来得如此平淡,既没有刺耳的刹车声,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四周围观人群的惊呼声,也没有不到五分钟就呼啸而至的警车、救护车和消防车;这个车祸却来得如何神奇:绝大多数情况前后车相撞都是追尾,现今发生在我眼皮底下的竟然是尾追。

拉下手闸,熄火,下车。这时,从出租车下来两男一女,西装革履,白领模样。他们一言不发,貌似也无付钱,从两部车侧边悄悄绕过走开,赶紧离开是非之地。眼睁睁看着目击证人要溜之大吉,我着急地问:“他们怎么就走了?”

温哥华的出租车行业几乎都被印度人给垄断了。这位黑瘦的印度司机耷拉着沮丧的脸,说他们是去隔壁公司的。

转身查看了车子损坏情况。 出租车尾部的一块板子已是摇摇欲坠,我的吉普只是前方的挡板凹进一块。看到车子只是小问题,不禁感叹起来当初买车的原则来:大车, 虽费点油,至少两车相撞,安全多了。我正在暗自表扬自已的英明决策时,印度司机两手上下来回摩擦着衣服,神经质似的摇晃着脑袋,不断的嘟囔着“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虽然也很心疼自已爱车受了伤,好在还是有保险的。宽慰司机,只要人没有事就好。

艾伦从岗亭跑出来,问我是否有相机,要对撞车的情况拍照存档。

之前开车也只是蹭了树,刮了墙,都是不会说话的主,跟这个比较起来,只不过是小打小闹。头一回遇到个能跟我理论的主,我还真是不知道要做什么,该怎么做。多谢艾伦的提醒,掏出手机,以不同的角度拍了照。拍完后,艾伦大手一挥让我们将车挪到里面去,因为后面已排起了长龙。

保安队长威廉跑了出来,拿着纸笔记录下我们双方的名字,联系方式,车牌号码以及驾照号码,并建议我们相互抄下相关信息。果然是专业人士,一步一步指点着我如何处理交通事故了。我从他的本子上抄下所有信息。印度人的名字很长,有四五个单词。他只记下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估计觉得反正是要赔偿,他也不需要主动找我。

另一个门卫姐姐黛丽娅也从办公楼出来了,提着一个数码相机。按照威廉的嘱咐,她给双方的车都拍了几张照片。我倒成了甩手掌柜,该取证的他们都做了。

他们在忙着取证的时候,印度人在一旁又偷着跟我说:“都是我的错……”然后又心有不甘地说:“你当时没有按喇叭。”我当即反驳说我按了,不过你没有听到罢了。我心想,就算我没有按,你也不该不回头看就倒车。以前去印度孟买坐出租车时,看着司机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我总是提心吊胆,生怕撞了街上的牛。那想到,印度没事,在加拿大有事了。

我问他:“你想如何处理?”他说:“你先去修理厂评估一下,如果费用不高的话,我给你钱,就不用找保险公司了”车祸责任方虽然有保险可以覆盖,不需自己直接付费,但是明年的保费就会猛增,羊毛永远出在羊身上。鉴于此,同时也不想在保险公司留下车祸记录,我说可以试试。

回到办公室,看了邮件,又心不在焉开了一个例会,挂念着我那受伤的爱车。

去原厂修车厂之前,我先给印度司机打了一个电话。他说如果价格合理的话他马上也过去。我驱车前往卖车给我的吉普专卖店。维修工说他们不修外壳碰撞,但可以推荐旁边的汽车美容店。

隔壁美容店员工评估的结果是需要把保险杠换掉,950加币。我立即打电话给肇事司机。他一听需要接近一千,说还是通过保险公司来解决。挂了电话,店员建议,报告保险公司后,告诉他事故编号,由于对方是责任方,我就不需要付钱了,由他和保险公司进行结算。

回到公司,致电保险公司。才一说到车子被撞了,电话那头的接线员立刻关切地问我:“很不幸听到你的信息,你受伤没有?”心里一阵温暖,告诉她我人没事,车也只是轻微碰撞。接下来我详细给她描述了整个过程,她一一记录下来,并念了一遍,确认无误。她说要等到事故另一方也报告的时候才能决定处理事宜,一有消息,他们会马上打电话给我。

于是我安心地在公司忙碌地上着班,等着出租车司机去报告。

晚上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想问他报告给保险公司没有。却无人接听。一夜无话。

次日,一上午无风无浪,没有接到任何关于事故的电话。午休时,心想如果今天能尘埃落定,明天周末就可以去修理了。不然,心里总是惦记着这件事,想早早恢复一新。但是保险公司依然没有消息,我决定先电话咨询。接线员说对方已经报告了,但却是不同的版本。我一听,惊诧不已,这责任都很明确的事故,怎还有不同的版本。昨天他不是都说是自己的错吗?我让她查查对方如何说,她说对方表明是我在后面撞他。我气愤地说这太荒谬了,昨天他当着证人与我的面可不是这样说的,哪能如此出尔反尔,还倒打一耙。她安慰我说幸运地是你有目击证人,我们会联系他。

未料这番风雨突变,让我不知手措,昨天他那诚恳的道歉还依然清晰如旧。我实在无法相信事情的变化。他怎人前人后两个样,那诚恳的表情是装的,蒙蔽人的烟雾弹?素闻温哥华是加国好莱坞,莫非他是演员,临时客串出租车司机?

我马上去电。电话那头他依然彬彬有礼:“你还好吗?”

我无心客套,单刀直入:“你为何欺骗保险公司?”

他说谎不打草稿:“没有啊,我按事实说话啊!”

事实?事实是这样的吗?且看他的事实是怎样的。“你昨天不是说都是你的错吗?”

他轻描淡写地说:“我昨天没说。”

哎呀呀,做人怎能如何出尔反尔呢!特别身处服务性行业的出租车司机,怎能把诚信都丢了?以后坐他的车怎么能放心呢?

我不甘心,继续问:“那你为什么说是我撞你呢?”

岂料那厮不紧不慢,仿佛说着别人的故事:“昨天是你撞我的。”

我一听气炸了,黑白已颠倒。电影中一夜间被告翻供的事情时有发生,没想到真让我给赶上了。罢了,跟他饶舌已是多余,立即挂断电话。被告翻供可以,最重要的是证人没有翻供。证人?我的证人会不会前后不一呢?证人的证词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放下电话,忐忑地去门口保安亭告知情况。艾伦看到我来,说他正在跟保险公司通电话,对方正在记录。保险公司效率还挺高的,向来加拿大的效率是蜗牛的慢,这回却快得让人吃惊。刚放下我的电话,就联系证人了。老头压住话筒,激动地跟我说:“不可理喻!真是不可理喻!他昨天不是说是他的错了吗,我亲眼看见,亲耳听到这一切的啊。太不可理喻了!”

我站在岗位亭外面,等待着他把电话通完。不一会,保安队长威廉也出来了。我一脸愤慨地说:“这太荒谬了!”队长跟我说:“我也曾经遇到过一样的事情。有一次,一人撞到我的车,我连忙下车问对方有没有受伤,是否需要帮忙。但是他却打电话给保险公司说我撞他。还好,我当天晚上回到家后,已经把所发生的一切都记录下来了。当保险公司给我电话的时候,我按照记录读出来,保险公司的人还说你的报告很专业,我说这就是我的工作,每天记录发生的事情。”他说得一脸自豪,而我仍是一脸恍惚。他看出我的担心,无心听他的故事,便轻拍我一下我的肩膀,再手很坚定一晃,说:“别急。我们还有录像。你等我一下,我去里面找一下昨天的记录。” 话语刚落,转身朝他的办公室跑去。

这时,保险公司和艾伦还在通话。

很快,威廉一路小跑出来,边跑边兴奋地喊道:“录像拍得一清二楚。”我一听,喜出望外,人证物证俱在,看尔等还如何狡辩。

此时,门卫老头叫我和威廉进去,用了免提。保险公司的人正在读刚才的记录:

“我的名字叫艾伦。我在2011年5月19日早晨九点左右目击了一场机动车辆小事故。

我是某编号某路某公司入口处的门卫。我当时值班,看见一部出租车驶进入口行车道,但并没有停在我的岗位亭前面。我看见他车里有乘客,而且看起来乘客有点困惑。我同时发现一部吉普停在的士后面,一个本公司员工,他当时排队等出租车离开。我看见这出租车司机突然一摆手就挂倒挡,完全不回头看就倒车。我冲那司机大喊停车但是他没有停。他撞在了吉普的前面。他马上下车并说“这都是我的错。”车里乘客全部下车,然后朝旁边那栋楼方向走进,我想他们去某电力公司大楼。吉普车司机在车被移走之前拍了一些照片,同时另一个保安队长也到了,并拍了一些照片。我们在门口也有数码电视监控,整个事故现场都被记录在案。

我们让两部车移到公司里面,因为后面排了一条长龙。两个司机交换了信息。我们把出租车的后面用胶带粘好。当时没有人受伤,所以没有救护车到场,但是我们公司里面的紧急救护人员到了现场,以备之需。

我和两位司机并无私人关系,但我每天都会检查员工工卡,并知道吉普车司机是本公司员工。

我已经在电话上听过了上面的陈词,并确认上面所描述就我所知是正确无误的。”

这是如此之专业的报告。将身份及与当事人的关系说的清清楚楚,决无私人感情,证明自已是绝对客观的报告事故。这真是给我这个无任何做证人经验的菜鸟上了模板的一课。

艾伦给了威廉的电子邮件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承诺等会将书面报告发到邮箱。威廉则承诺将会把录像给保险公司的人。

见我仍有担心,艾伦和威廉叫我放心。艾伦说老印可能回去公司后,受到公司的压力,才临时改变供词。他还开玩笑地说:“以后看到这个出租车公司的车,都不能让他们靠近公司大门。”话毕,三人同时大笑起来。

我回去继续上班。遇到同事讨论起此事,他告诉我这种反咬一口的情况经常发生,而首尾相撞责任方多在后方,印度司机估计想到此点,所以孤注一掷 ,倒打一耙。遇到这种情况最好是马上给保险公司电话。当然,最最重要的是目击证人。

不一会儿,我就收到了威廉发给我的邮件,附件是保险公司给他的书面报告。

有人证和录像,我知道印度司机根本没有得逞的可能。果不其然,过了几天,保险公司来电告知对方将负全部责任。对印度司机的行为,仍是气愤无比的我问保险公司将来有何办法可以阻止肇事司机说谎,她说没有办法,因为说谎的人不在少数。

曾以为,加拿大人都是本分老实,撞到凳子还会跟凳子说对不起,也不会撒谎,更不会背后使坏。怎能料到,我却遇到了一个不老实的人。然正义热情的人也无处不在,就像艾伦大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