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恋上温哥华

When you’re tired of Vancouver, you’re tired of life。
你厌倦了温哥华,也就厌倦了生活。
——约翰逊(牛津大学物理学家)

时已过几年,我越来越迷恋温哥华。我深深喜欢上这个城市,于这个城市里找到一直追寻的生活。

阳光奔跑


自打一月份开始,每周日的早上,我都会与跑步俱乐部里二十来个同伴一起,跑上一两个小时,为每年四月下旬在温哥华举行的世界第二大十公里长跑活动“Sun Run”做准备。

每次我们都选择不同的路线:或穿街过巷,或拐入公园,或绕过湖边小道,或横穿樱花树林。跑累了,我们就在在樱花树下歇息。在自然中尽情挥洒着汗水,体会运动带来的酣畅淋漓。

温哥华有品种繁多的樱花,春天樱花尽情怒放,远看一簇簇如云似锦,近看一朵朵轻盈惹人。樱花有一种古朴静谧之美,带给人春天的问候,带给人一种浪漫的情愫。我一直在寻觅花开的声音。然花开有声,花落却无言。片片花瓣静静舒展,给人一种安定。伫立在樱花树下,感受它的寂寞、纯洁,体会它那淡淡的温柔和能打动人的温暖。它的芬芳温暖了整个温哥华,在这带着些许料峭的雨天中。

最让我陶醉的还是在整条种满樱花树的街道上跑步,花瓣随着细雨纷纷飘下,如此醉人的花瓣雨下,脚步也份外轻盈起来。不用多久,花瓣铺满了整个路面,不忍踏上去,小心地绕开。任花瓣或随风起舞,或缓缓飘落,我继续前行,继续奔跑。

路上不时会遇到其他跑步者,我们相互打着招呼,相互鼓励。老头老太太们正牵着小狗在悠闲散步。我常常想,前半生努力奔跑的终点若也有如此这般地晚景,那么再努力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Jay 是队友中与我交流甚多的一位。他是本地出生的菲律宾后裔,在一个医院做男护士。当我第一次听到他的职业时,惊诧不已,因为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男护士。问他为什么选择护士这个行业,他说他喜欢稳定的工作,况且收入还不错,在加拿大对护士总是供不应求。Jay说话时眉飞色舞,而倾听时总是面带微笑,跑步时为其他人鼓励加油;他活泼的个性感染了队里的每个人,有他在的地方,就有笑声。他个子不高,但肌肉发达,速度奇快;有时我会和他比赛,却总是跑不过他。

经过13个星期的训练,终于盼来期待已久的比赛。全城有6万人参加,街上人头攒动,各色人种夹杂其中,男女老少齐齐参与,我们沿着指定的路线浩浩荡荡一路狂奔。出发点离有名的罗伯森(Robson)街只隔一条街。这时的街道两旁林立着各大名牌商店,一派繁荣景象。这里距我以前上班的地方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偶尔过来这里逛逛也是一件很让人养眼的事:抬头往北望去,可以看到远处的山顶积雪,而身边不时飘过打扮时尚的型男索女。

比赛的路线还会经过北美第二大的城市森林公园斯坦利公园(Stanley Park),我们绕着公园跑。公园风景秀丽,吸引了不少人开了小差,跑跑停停,于是“Sun Run”变成“Sun Walk”了。

公园里的沿海环岛路分类十分精细,有跑道,自行车道,汽车道。以前我会在这里的跑道上徒步、跑步,也会在自行车道骑骑停停,而这一天却是所有人都在汽车道上跑。公园占地1000多英亩,里边有动物园、水族馆、高尔夫球场,还有海滩以及野餐地。公园里的印第安图腾柱则让人联想起印第安历史。温哥华城市与森林的结合可是天下一绝:城市冷漠的钢筋水泥和森林的含情脉脉交融。城市为动,森林为静,于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正是因为背后的森林,温哥华才这般洋溢着生机与灵性。

金色的阳光越过森林,打在身上,暖暖的;路边志愿者呐喊声和每隔几百米就有的乐队热情洋溢的歌鼓声,鼓舞着我,令我顿时激情高涨起来;迎着太阳,迈开大步,我跑得越来越快,两腿如生了风,把一个又一个人甩在身后。

一路不时见到一些老年人,步伐矫健,一幅不减当年的模样。甚至还有残疾人坐着轮椅,同样骄傲地来参加比赛。我的成绩是48分钟, 排在3000名左右。正当我为这个成绩洋洋得意的时候,才发现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爷爷竟比我快了十分钟,还有几位六七十岁的和我的成绩不相上下。他们健康的体魄让人由衷钦佩,此乃他们一生运动的结果。

@@Tips 有名的跑步径
1、斯坦利公园应该是温哥华最有名的跑步径了,黄昏时候,沿着环绕公园的跑步道,慢跑,是本地人下班后最佳锻炼方式。
2、本拿比的中央公园(Central Park)是我跑得最多的地方,离我家很近,中间经过一个湖,鸭子成群戏水。
3、绕着女皇公园(Queen Elizabeth Park)跑,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以前刚来时住在一个附近的家庭旅馆,我每天从日落之前跑到日落之后,中间穿过灿烂花海。

音乐随行


原本总是喜欢带着耳塞的我,现在越来越少带着它去跑步了。因为这个城市本身就充满着音乐。天气越来越热,音乐的氛围也越来越浓。入夏以来,温哥华举办了一场接一场的音乐节——蓝调爵士音乐节、形式各异的户外音乐节、盛大的温哥华街头音乐节。。。。。。

初夏的爵士音乐节使整个温哥华时而陷入淡淡忧伤,时而激情肆意,大街上处处盘旋着爵士的味道,喜欢爵士的我深深地陶醉其中。

音乐节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户外音乐节,尤其是海滩音乐节,蓝天下,阳光中,随音乐尽情摇摆。温哥华民歌音乐节就是在杰里科海滩上唱响;在海滩上欣赏来自世界不同地方的民歌,见到众多知名的音乐人,这对于喜欢音乐的朋友绝对是一个不容错过的盛会。

一天,正当我看着民歌音乐节海报上的介绍,有位老头凑上来说到,我家就在杰里科海滩旁边,因而每年七月我都收到一张免费的门票作为补偿。接着对着我说出一大堆陌生乐队名字,还说他也听过中国的乐队表演,很喜欢,就是记不住名字。我说,那今年我一定要去听听,听完之后告诉你中国乐队的名字。他开心地连声说好的好的。

就是平日,街头众多的乐队亦会将美妙的音符带入你的耳朵,尽情跳跃。其实,我更爱看这些街上流浪艺人的表演。我时常在下班路上遁声寻去,驻足痴痴听完几首,觉得心满意足了才回家去。看着他们弹奏音乐的痴迷样子,忽然理解到这是他们内心的选择而不是生存所迫。

街头的乐队与歌手出处不同,风格迥异,也经常变换地点,以找寻不同的灵感和知音。然而也有一些是固定的,“他的地盘他做主”的谋生者。在公司门口拐角处,就有一个风雨无阻天天都站在那里的瘦高老头,身穿笔挺洁净的休闲西装,头戴一顶淡黄色帽子,不论春夏秋冬,他都在自我陶醉地吹着口琴,右脚则一上一下地踏着拍子,偶尔微抬右手向过路者致意,或者伸出两个指头,有人就投入两块。

原以为只有自己注意这个老头,不曾想有天公司同事发出邮件来说到:早上,我向门口吹口琴的老头问好,他兴奋地告诉我,终于有钱付房租了,女朋友也搬回来了。于是乎,这个小石子引来层层涟漪,不到一个小时,数十几个同事回了信,有的说自己一直纳闷他的状况,有的急切想知道他下一步如何打算,还有的则祝福他。猜想,说不定这几天,周围几栋楼的不同公司的邮件系统都在传递着他的最新消息。

而每天在格兰威地铁(Granville Station)的老头则是另一番景象,他身材微胖,头发虽已花白,脸色却相当的红润,手弹一把仿佛来自原始部落的琴,对着套在嘴边的微型麦克风,中气十足有滋有味地唱着那永远不变的男中音,偶尔还欢迎我们乘坐地铁,一幅主人状,每逢节假日还会应景的送出祝福。

@@Tips 盛夏音乐季
1、6月下旬,温哥华爵士音乐节。如果能有幸看到爵士天后戴安娜.克劳(Diana Krall)的表演,绝对不虚此行。在煤气镇(Gastown)和格兰威岛(Granville Island)有很多免费的表演。
2、7月中旬,温哥华民歌音乐节在杰里科海滩上举行,喜欢户外音乐节的人不能错过。阳光、沙滩、音乐,伴着欢乐。
3、8月前两周,温哥华音乐节是音乐的嘉年华,各种音乐云集,歌剧、古典音乐、爵士等等,满足你不同的需要。

咖啡时光


是我的英语老师Nina介绍和鼓励我去参与跑步和音乐节的,她亦是我最为崇敬的英文老师,其父母是波兰人,先去了英国,生下了她,后来在她几岁的时候又全家移民到了加拿大中部,再后来又举家搬迁到温哥华。她在温哥华做了三十年的英文老师,教我们这些英语为第二语言的移民。

我还记得第一天上课,她就鼓励我们:“你们知道温哥华名字的来历吗?这是为了纪念乔治温哥华船长。1792年,他为找寻西北通路而来到此地,而当时的温哥华还只是一个小镇,只有稀少的印第安土著在这片荒野上过着简单原始的渔猎生活。船长的到来打破了这里平静安逸又与世无争的生活。后来,越来越多的敢于追梦的人,比如你们,前仆后继涌到这个阳光充沛的西岸城市找寻自己的归宿。我觉得除了生命外的最大风险投资就是移民了,放弃熟悉的一切,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从头开始,没有坚韧的风险承受力是无法做到的。我真的为你们感到骄傲!”

其实,更应感到骄傲的是她自己。她的责任心特别强,总是认真批改我们的作业,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课堂上,她渊博的学识常常让我们惊讶和钦佩,简直是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拥有英文硕士和教育硕士双学位的她还决定过几年退休之后去读博士。她走起路来精神抖擞,一点看不出来六十来岁的人了,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活力让人觉得魅力四射,积极投入生活的情绪深深感染了每一个同学。她说:“我喜欢老师这个职业,很享受课堂的气氛。”

受她鼓舞,我常在课堂上提问题,和她互动比较多,从而也得到更多的指导。除了在课堂上, Nina在课外给我的帮助也颇大。我请她推荐一些书,她就把自己的书给我看;我咨询全面提高英语听说能力的方法,她做了仔细的研究后,针对我的情况,列了个详细的清单,让我受益非浅。

我从她身上学到的不仅是英语,还有怎样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她总是鼓励我们,给我们看一些有启发意义的文章。

虽然在温哥华几十年了,Nina依然把自己当作移民。她告诉我:“移民就像一杯咖啡,苦涩首当其冲。有人认为移民是一杯苦咖啡,受不了入口的苦涩,于是呆了不久,即打道回府;有人却是静静品尝完苦涩之后,找到那难得的回甘,从此积极主动地寻找生活的意义,主动地融入加拿大,深入当地文化,犹如在苦涩的生活当中加入糖、倒入奶,于是苦涩的黑咖啡加入了甜蜜的味道。”

看着Nina五六十岁的人还对生活充满激情,我好奇地问她:“在这个城市,你可曾有过厌倦感?” 她微笑了一下,尔后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厌倦了温哥华,也就厌倦了生活。”

诗意宜居


温哥华多年被评为全球最适合居住的地方,这可决非浪得虚名,因为温哥华甚至把森林“搬”到了城市里,将这份“和谐”直接带到家门口。下班后,我常常会去Kitsilano公园或者斯坦利公园骑脚踏车,有时也会到英伦湾(English Bay)或斯坦利公园找个安静的草坪,在湖边的椅子坐下来静静欣赏落日的瑰丽,享受这繁华的都市当中大自然带来的惬意。偶尔一些周末,则去杰里科沙滩公园(Jericho Beach )或者北温的深湾公园(Deep Cove)去上一个划皮艇课程。

气候温和的温哥华正是户外活动的乐土,我们纷纷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肆意挥洒着活力。夏天一到,我迫不及待要与朋友们去北海岸山脉(North Shore Mountains)登山,徒步或是骑山地自行车。周末假期,一边靠海一边靠山的海天公路(Sea to Sky Highway)上就会有许多车辆在车尾挂着自行车或小船。大家去爬山,去郊游,去漂流,笑声洒落一路――我想,正是由于温哥华人对运动的热诚感染了冬奥会评委,2010年的冬奥会才会选择在这里举行。

平时,我和多数加拿大人一样喜欢喝咖啡,喜欢在咖啡里放双糖双奶。Tim Hortons(提姆.豪顿)因为加拿大人的这个爱好还创造了一个新词汇“Double Double”(Double Sugar, Double Cream,双糖双奶),后来还被收录到加拿大牛津字典。仔细观察街上擦身而过的纸咖啡杯,大都为深受加拿大人喜欢的Tim Hortons咖啡。这个来自加拿大东部的咖啡品牌,比星巴克历史还长,被骄傲地誉为“加拿大人的咖啡”。

一个咖啡店常用词汇能被收入字典,可见他们对咖啡的热衷。报纸曾报道,咖啡是大多数居民的第一爱好,很多人以咖啡代水,每天最少五六杯:在咖啡馆里喝付费的,在公司里喝免费的,在家里喝自己磨的;这里的咖啡文化是移动的,地铁上和大街上永远可以看到拿着咖啡杯的人。经过遍地开花的咖啡馆时,那种扑面而来的浓郁咖啡香让人闪躲不及。

咖啡馆外,蓝天白云下,人们啜着咖啡,听着音乐,不错过每一场阳光。

@@Tips 最平民的咖啡馆
深受加拿大人喜欢的Tim Hortons(提姆.豪顿)咖啡来自加拿大东部,比星巴克历史还长,被骄傲地誉为“加拿大人的咖啡”,由于价格合理,任何人都可以每天喝上几杯,是加拿大最平民化的咖啡。它的咖啡馆不用刻意寻找,随便一个人多的街道抬头便可轻松看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