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七年,不长不短,渐渐了解这个城市,慢慢载满有关这个城市的记忆。世人总有天生的惰性、甩不掉的惯性,适应了、习惯了的东西就不想放弃,也不敢放弃,死死拽在手里,揣在怀里,同时害怕尝试未知,未知最为恐惧。就这样,伴着一些满足、一些抱怨,蹉跎岁月。惯性的力量总是可怕,时间即是如斯无情消逝。

我也曾犹豫,我也曾彷徨,一只脚虽已迈出,另一只脚仍在原地拖着。可人不能总拖着,总是要决定的。在回到深圳经历了一场公司尔虞我诈、复杂的人事倾轧游戏之后,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终于下定决心远离深圳,去温哥华定居,在遥远的太平洋另一端开始崭新的生活。决心一旦下定,勇气随之而来――有时候,我也佩服自己的勇气。

犹记得,那天晚上,在宝安的一个麦当劳里,人声鼎沸。那时,我来深圳还不到半年,对这个城市有很多的欲望和想法,对外面的精彩世界有更多的憧憬,但知道那是一个遥远的梦而已,渺茫的很。一个同事的高中同学一边啃着垃圾食品汉堡包,一边口沫横飞充满激情地告诉我,他正在考托,准备出国留学。当我表达留学拿奖学金,路走得太艰辛了,看看多少考寄考托的学子吐血的样子,就信心全无。他似乎对个中行情了解颇多,说我也可考虑移民,这样学费就是海外学生的四分之一……这是我首次听此高论,他的扫盲对我促进甚大。从此,我走入移民中介所,混迹各大英语角,认识了一帮对西方有梦想的人,心中有了一个大的目标。后来,又认识一群对远方有梦想的人,我又产生了一个更大的目标。那几年,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初的移民为了留学的目的悄悄改变,变成了移民为了旅行。

旅行,可以从此地轻易地走到彼地,从彼地再到远方。然,旅行毕竟不是生活。旅行,有一个背包足矣,朝着一个方向,一路向前;生活,却需要更多的背包,要装油盐酱醋的繁琐,要装世俗的羁绊,要装明天和希望。旅行,只要方向;生活,需要隐忍。旅行,是释放和逃避;生活,是承担和接招。

是这个城市,让我爱上旅行;是这个城市,使我渴望别样生活。

移民是一条漫长而寂寞的路,申请过后两年仍无消息,我便不再等待,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那一年,我正旅居法国,优哉工作,快乐旅行。突然,一个从天而降的邮件落在我的头上,是加拿大大使馆通知我去体检,这表示我已经免面试,中介说,你已经基本上拥有去加拿大的通行证。我在巴黎体检完几个月后,就拿到了所谓的“登陆纸”,不过就是一张纸,白纸黑字,似乎看不出来和普通的纸有何分别。但是,它却是我几年深圳生活的毕业证,告诉我:过去的生活已经结束,你要开始另一段生活。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晚上,记得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朋友帮我打开了一扇窗。如今的他早已放弃这个念头,踏实过日子去了。而我,就要远离故地,踏上一段新程。

临行前的告别晚宴连绵不绝,饭局中,多年一起经历过的旧事一一被唤醒,不再隐藏,开心的、苦闷的,在谈笑中嗟叹时光的流逝。筹光交错、杯光叠影,他们问我,你小子在深圳也不是混不下去,为何要去受洋罪,现在大家都回流了,云云。我告诉他们,我要去不同的地方生活,去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在陌生而遥远的地方自由轻快的呼吸,感受不同的感受;而且,三个月之前在温哥华的那趟差旅,对那里大概心中有数,正是我要寻找的地方。大伙要么理解地点点头,或者茫然地看着我,叮嘱几句,祝我在异国他乡一切安好。

带着亲人的牵挂、朋友们的祝福,挥一挥手,离开了深圳。我终于要走了,沿着自己画下的路,带着几个背包,开始了生活的旅行,不再彷徨,没有犹豫;没有传说中的豪情万丈,只有的是对未来的信心和执着。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