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安家

2007年秋天,我第三次跨过太平洋登陆温哥华。第一次是两年之前的短登,当时用了两周时间游览了加拿大的几个大城市;第二次是两个月之前的商务出差,那次差旅让我对温哥华有了深入的了解,同时也加强了我的信心,坚定了我的决心;这一次,我却是正式地要在温哥华落地,开始生根。没有以前在此短登旅行的惬意,亦无公务出差的舒适,因为――我要在这里真实的生活,不可同日而语。

安居方能乐业。暂居一家庭旅馆,开始物色能安之居。新移民如果不是马上买车,宜选择轻轨附近地段,方便求职面试。考虑到将来可以去大学上一些感兴趣的课程,地理位置很快就确定:本拿比。拿着地图,花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徒步高层公寓区,最终物色到一个公寓――视野不错,十七层的高度可以远眺:朝北阳台正对着洛基山脉,留下大片的空间恣意想象大山的苍茫;右边有两个湖,绕湖跑步是个理想的健身方式;左边零零星星几栋高层,掩饰不住的繁华触手可及;街口对面就是加拿大第二大的购物中心,方便日常购物。在阳台小站片刻,立刻“蹭蹭蹭”跑去交了定金,价格还算合理,只是要到下个月初方能搬入。

居将有定所,该往空房里添家具。次日去宜家将所有家具都定好,要求入住那天递送。家具确定完,只需等着按时入住。

衣食住行中,行是最动态的,走出家门就是行。虽然温哥华的公交系统还算发达顺畅,自己有车毕竟更方便一点,而且是体验北美生活方式的必需条件。有车之前还先要有本地驾照。我开始准备去考驾照,在附近的一个驾照中心拿到一本厚厚的笔试书,连续看了四五天,又在网上做够练习题,直到满意,才悠悠去考试中心。一个胖胖的大哥趴在接待处――看到这边很多政府部门的前台都是体型庞大,大抵因吃多垃圾汉堡包之故,他拿着我的驾照瞄了一眼,告知我要去翻译成他们的语言,而且只能考七级,因为我的国内驾照只有一年半。七级就是新手牌照,要在车屁股上贴一个”N”字样,告诉后面的人“我是菜鸟,别吻我!”,除了一些特殊情况之外你只能搭一个人;七级之前还有一个7L级,是实习牌照,就是比菜鸟更菜的,只要过了笔试就可以,但有诸多限制条件:旁边必须坐一个有五级以上驾照的指导者,某些时段还禁止行驶,等等。据以前的了解,五级才是有正常权限的驾照。

“怎么样才能考五级的?”我可不想拿个菜鸟执照,后面有位子也不能坐人,随便开几个罚单就可能被吊销。

“中国驾照有两年的时间可以直接考五级。”胖大哥毫不含糊,每天被几十个人问相同的问题,答案早就说腻了。

我多次一问:“我现在的驾照一年半了,那我等半年可以直接考五级吗?”

胖大哥的回答煞是奇怪:“无可奉告!”我突然意识到:拿着中国驾照不能开,这样等半年和现在考没有什么区别,技术都没有提高;本来规定要求两年就是要求你开够两年,积累一定的经验。如果他告诉我这是允许的,等于告诉我钻了规则的空子。是以他抛出一个可爱的模棱两可的答案:无可奉告,同时还耸耸肩,让我自己去揣摩。既然这样,我不如等到明年三四月份凑够两年,再来直接考五级;最近找工作就坐公共汽车和轻轨(温哥华叫“天车”)也可以接受。

不用考驾照,顿时悠闲起来。可以有闲心去瞧瞧温哥华的模样了。

不少新移民,一路鞍马劳顿,时差尚未适应就马不停蹄地投入战斗,由于不知多久能顺利找到工作,为了经济节流而住地下室,这样住得不舒坦,如果面试一再受到打击的话,轻则影响心情、挫伤锐志,重则自暴自弃。个人觉得前几个月的状态极其重要,切勿急躁,俗话说“欲速则不达”,心情越急,压力越大,毕竟来到一个语言、文化、生活各方面都有差异的地方,需要适应一段时间。保持平和的心态,机会自然就会降临。

抱住放松心情、熟悉环境的心态,第一个周末就跟着Robert一家去Garibaldi mountain玩了一趟。此时,时差已基本调整过来,一路闻着湿润的泥土气息,边走边聊,聊加拿大的生活方式,聊旧事新闻,人生百态,一会儿就到山腰;那里有几个远离尘嚣的湖。到了这里,每个人说话都温柔起来,生怕打破湖的平静。我们小心翼翼地沿湖边走,四周树木苍绿,湖水澄蓝,远处的积雪不动声响地挂在高山上;在这里,一切躁动归于平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