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巴黎印象

在国内,我就计划了十条从勒芒出发的浮游短线路。何谓浮游,走马观花感观了解一个地方是也。周一到周五要正常上班,可以参照一些旅游指导书,选择一些适合周末出去玩的地方。若去稍远的地方则周五晚上乘夜车出发,周日晚上夜车返回。所有线路经过优先级排序后,发现大部分都需要到巴黎转车。

一个秋日的下午,我慵懒地坐在塞纳河左岸的一个小小咖啡馆里,整整一个下午,发呆,盯着窗外看。不太敏感的鼻子飘进Expresso暧昧的香气,与里面冲出的尼古丁相撞,融合成一种古怪的气味。轻吐烟圈,看见金黄色的法国梧桐悠然站在塞纳河畔。金黄色,秋天的颜色!又是一年的秋天…… 想起前段时间给自己设计了一个旅行口号,“秋天凉了,我就出发”,我是不是又应该出发了呢?

秋天的巴黎

秋天的巴黎

第一次来巴黎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03年的11月份,原本打算是路过,却阴差阳错玩了三天。接下来的一年,来来去去,到巴黎的次数不下十次,这里的景点如数家珍,应该写点什么呢,可此刻我正陷入深深的烦恼之中。都是自己给自己惹得麻烦,想写点巴黎,却不知从何写起。不喜强迫自己,不喜欢就不勉强,可此时我却与自己较上劲,在如此惬意的咖啡馆里,难道我就不能挤出一点东西来?咖啡,给我灵感!

说起巴黎,都会说它是浪漫时尚的代名词。在巴黎,浪漫就像空气,溢满整个巴黎。古今中外,多少文人骚客呕心沥血,留给我们后人难以统计的歌颂巴黎、赞美巴黎、崇尚巴黎的闪亮文字,这些书稿要是都投在塞纳河,巴黎会被淹掉。

巴黎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每个人对它的理解和体会都不同,在巴黎,你会看到属于自己的巴黎,你心中的它就是最好的巴黎。你若喜欢艺术,巴黎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品,更别说莫奈、高更、毕加索们的惊世名作;你若喜欢文学,可以尽情寻觅巴尔扎克、雨果、海明威在巴黎的足迹,捕捉他们留下的踪影;你若喜欢时尚,直接走到街上切身体验。

我喜欢在两类地方行走:一类是无边无际荒无人烟唯有孤影相伴的地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能自由触摸内心深处的灵魂,灰色的孤独让人深刻而坚毅;另一类是人来人往熙熙扬扬的吵闹地方,可欣赏自己的脚步不规则地穿插在闹市中,戴着耳机体会另一份孤独。巴黎属于后者,我要在巴黎做城市漫步者。

了解一个城市的一个快捷方式是徒步它。于是,在巴黎的大街小巷里,留下了我的脚印。地下的地铁,地上的窄街,塞纳河上的大桥,各色人种混杂交替,掠影而过。地铁里或者街上的街头艺术家总是让我停留,认真聆听他们真挚而朴实的音乐,偶尔也会见到一些同胞,以拉二胡居多,凄凉的音色流淌出生活在他乡的孤寂苦闷。

走累了,还可以坐坐巴黎人引以为豪的地铁。巴黎有16条地铁线,纵横交错,四通八达,星罗棋布,在巴黎的地下生长发芽,枝叶茂盛,而它们也有百来岁了,依然没有退休的意思。还有RER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如机场、凡尔赛宫等等。

虽然我体力充沛,不断在巴黎行走,加上地铁为辅,依然觉得精力不够,巴黎有着太多需要找寻的东西,必然迷失心中,好在我能淡然,明白路总是要慢慢走的。

无论你走在城市的那个角落,或钻出地铁后,抬头,你总能看到一个巨人,他巍然守候在塞纳河边,风雨无阻,不离不弃。这个巨人就是埃菲尔铁塔。

对巴黎的视觉认识可从埃菲尔铁塔看巴黎全景,东西南北一览无遗,视野开阔。巴黎不像大多数大都市一样高楼林立,城市人在钢筋水泥森林中潜伏喘气,这里,大部分都是老房子,古建筑,维护得优雅合眼,而这种风格一百年以前是这样,你一百年以后回来还是这样。

铁塔脚下的塞纳河活象一条大动脉穿行在巴黎,流淌着优雅与华丽。它将巴黎分成两派,一派是左岸,一派是右岸。左岸是艺术,右岸是粗俗;左岸是感性,右岸是理性;左岸是叛逆,右岸是严肃;左岸是小资,右岸是高贵;左岸邂逅愤青,右岸撞倒银行家;左岸是寂寞,右岸是欲望。站在连接左岸和右岸的桥中间,你要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黄昏时分,夕阳撒在塞纳河,留在河两岸的古建筑,博物馆,巴黎圣母院和凯旋门上,更为两岸的梧桐树抹上一层金黄。

当二千多年前,古代巴黎还是一个小渔村的时候,塞纳河不知道已经流淌了多少年了,说塞纳河是巴黎的发源地、法兰西的母亲河一点都不为过,只有它是真正了解巴黎的。

秋日里在塞纳河边晒太阳最为惬意。人们或读着小说,或画着画,更多人喜欢在河两旁的咖啡馆里端着一杯咖啡,闲闲散散说着家常,在这里时间是静止的,生活是恬静的。还有人沿着河边跑步或骑自行车。突然觉得,在巴黎,你一定要会享受生活,或者至少要有能享受生活的心态。

啜一口咖啡,让思绪继续飞,像羽毛一样飞。。。

塞纳河左岸小咖啡馆

塞纳河左岸小咖啡馆

突然想起前天一个法国同事给我做的测试,看相片猜城市:有六十张照片,每张照片代表一个城市,照片里有这个城市的标志性事物。那巴黎的照片呈现是什么?巴黎圣母院。为何不是艾菲尔铁塔?铁塔的知名度太大,形象性也太明显了,任何人一看便知,就算没有来过,没有看过它的照片,只要偶尔听过它的名字,都可以猜出来,这样难度也太小了,而巴黎圣母院如果没有来过,就不敢肯定它就是巴黎。欧洲的教堂多的是,长得很像的教堂也太多了,和巴黎圣母院长得很像的我就见过几个,只有你认真观察过,比较过它们的不同,才敢肯定。

塞纳河边的巴黎圣母院可以说是古老巴黎的象征,这个成果离不开雨果的努力。他的小说《巴黎圣母院》让我很小的认识就知道了有一个叫巴黎的地方。

巴黎圣母院是典型的哥特式教堂,从外面看尖顶直插云霄,圣母的威严彰显。它是法国早期哥特式建筑的代表作,据说欧洲很多哥特式建筑都是跟它的风。

巴黎圣母院是我在欧洲看到的第一个教堂,怀着对圣母的敬仰走进教堂。里面幽暗静谧,游客都小心慢走。玫瑰圆窗玻璃透射进来的光带来圣洁的光明,让人内心自然平静下来。在那样一个气氛里,任何浮躁的心都会减速,反思。

上得塔楼,卡西莫多敲打过的大钟还在挂着,可已经不让游人敲打体验了。

巴黎最让人辛苦的地方,非卢浮宫(Louvre)莫属。卢浮宫我去过两次,花了两个整天,还是没有看完它。号称世界最大博物馆的它,即使走马观花也得花上好几天。如果慢慢欣赏的话,没有一年半载你是看不完的。

卢浮宫位于左岸,整个建筑呈“U”型。这里曾经居住过50多位国王,太阳国王路易十四便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这里收藏有40多万件法国本国和掠夺他国的珍贵艺术品,分布在200来个展览厅里,要想把它看完,对体力和脑力都是一个挑战。

进馆可从玻璃“金字塔”下,进门后拿一张卢浮宫地图,否则会迷路。展厅分艺术品来源地理位置分类,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古希腊和古罗马艺术馆,来自文明古国的艺术品分量自然不轻。

看得实在头晕,还是先去看三个女人吧:蒙娜丽莎,维纳斯和胜利女神,这三个女当家是卢浮宫的震宫之宝,很多游客就是冲着她们来的,也是人气最旺的。

蒙娜丽莎在绘画馆,达·芬奇在1503年完成。由于仰慕者众多,她被娇气地用玻璃罩着,只可远观,以防亵渎。蒙娜丽莎端庄,含蓄,温和。她不是那种邻家小妹型,更像高贵妇人不可接近,她的目光又总是微笑地注视着你,让你欲罢不能。

维纳斯在古希腊艺术馆,她是希腊的美神。周围围满了人,每人都在寻找最佳位置给她拍照,想把她带回家。她半裸身躯,双臂已然失去,神态也很自然,女性的美态显露无遗。

胜利女神站在一座石墩上,无头无手,迎风挺立,宣告一场战争的胜利。虽然残缺,充满动感的身体让人感受到她的热情,她,仍是完美无缺的。

张扬的蓬皮杜艺术中心

张扬的蓬皮杜艺术中心

卢浮宫里的三大名女人毕竟香消玉陨,要看真正的女人,还是去巴黎的大街寻找。巴黎的女人得天独厚处于时尚之都,耳濡目染中自然都是全球时尚的领军人物。她们身材苗条,打扮入时而有个性,走起路来脚步轻盈,优雅神态,在你身边经过时留下淡淡的香水味道。巴黎女人爱边走路边抽烟,看了一定不会厌恶,反而觉得风雅可爱。最惊讶的莫过于看到巴黎的老女人大冷天穿着鲜艳的裙子,套着丝袜,摸着口红,一如她们少女时的装束,有人说巴黎的女人一辈子到老都要做俏女人。巴黎女人的轮廓是欧洲最好看的,相比之下,旁边的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女人的线条就要粗犷一些,皮肤也没有法国女人保养得好。巴黎最美丽的风景就是在城市一角、在等车时刻、在地铁里、在巴士上,看书、素描的巴黎女人,还有到处可见的接吻,悠闲淡定,热情自信,享受着自己城市的生活。

其实,巴黎要说的太多了,红磨坊,国家歌剧院,毕加索博物馆,罗丹博物馆,军事博物馆等等,还是留日后慢慢回忆吧。

终于结束了这篇文章,喝完最后一滴Expresso,我继续享受着巴黎秋日的阳光。

2004年11月6日 秋凉 写于塞纳河左岸某家咖啡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