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射手座。天马行空的宿命和生命不安定因素决定了这一切——视野总是向着新的地平线,向往着遥远的国度。

或者是对且行且走生涯的心驰神往,或者是与生俱来的快速凝聚力与迅速的行动能力,我不亦乐乎地学习外语,坚持不懈地户外活动,用镜头涉猎生活中美好率真的片段…… 一个设想逐渐轮廓清晰起来,开始激荡我的每个细胞。

环游世界。

上帝乐观公平,03年,我被外派法国工作。

那一年,一个人,我在欧洲。那一年,我明白了理想有多远,路就有多远。路走得更远的时候,理想会和目标愈靠愈近,最终融合一体。在欧洲穿梭各国,频繁游走在旅途上的时候,时常想同一个问题:一个人的路,要走多远,才能走到尽头?旅者的行走,是否为了更远的目标?抑或只是用脚画一个圆,从终点回到起点,而目的地就是家?

这一圈行程名字叫做自由。时间的流逝叫做寻找。

喜欢一个人走路。在欧洲,放弃交通工具是一件惬意的事情。沿着千年街道,穿过无名的幽暗深巷,或计划,或随意,慢慢体会城市的喧闹与寂静,感怀历史驻足的脚印,释放心灵沉淀。

一个人的行走,音乐和书是永远的旅伴。 一个人的行走,思考是我乐此不疲的游戏。

于是行走。

于是一个人在塞纳河边梧桐树下,于是一个人在蓝色的爱琴海边,于是一个人在阿尔卑斯山上…

于是为了不被羁绊的灵魂,放逐思想自由之旅行。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