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绿色天堂

清晨,爱琴海的阳光从位于雅典两条街交界处的窗格爬进来,而我依然在蓝色的梦中沉睡。

黄昏,一天之中最令我心醉的便是黄昏。以前总喜欢在山上欣赏日落,默默看着夕阳悄然坠落,直至没入地平线,留下满天的余晖。现在我则喜欢在有水的地方漫步黄昏。

初遇日内瓦

日内瓦湖横跨法国和瑞士,湖中央一个全世界最高的喷泉正努力向上喷射,在这个现代化的都市里显得异常招摇,动感十足。你必然会受到她的诱惑,绕着湖以不同角度找寻她运动的轨迹,不断按住快门只求留住她灿烂的一瞬。夕阳透过喷射出的水柱射入满眼的金黄。

日内瓦临近法国,属于法语区。法国和瑞士的关系显然不错,我揣着法国的居留证,不需要任何签证就直接踏入了瑞士。这里所有的街道名,广告,一切的一切都是法语,街上的行人也无一不是说法语。

瑞士是个中立的国家,不卷入战争,不偏不倚,不左不右,很符合中国人崇尚的中庸之道。永久中立政策给瑞士人带来巨大的好处,全世界的人都放心地把钱存在瑞士,瑞士银行是不问来路,不管你是白道黑道,来者不拒。你还会发现这里的公司,协会都会挂上“国际”,“总部”这些名头,联合国欧洲总部,红十字会总部,无名公司总部,某某协会总部,和这些总部牌子面对面,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第二天在去Lauterbrunnen的路上顺道去了洛桑(Lausanne),我想去看看那里的奥林匹克博物馆,里面有历届奥运会的详细资料。前天还在雅典实地考察了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场地,今天却在千里之外的地方看它的资料、照片,回顾历史。

外面的几个雕像吸引了我,其中一个拿着一根管子,管子上端喷出水花,形成一把伞,以前在网上看过它的照片,相当有趣。对着他以不同模式拍了很多张照片,就连包围曝光法也用了,可都无法达到想象中的境界,只能作罢。

继续坐火车前往Lauterbrunnen。瑞士应是全世界铁路最发达的地方,小小的国土上竟然有4500公里的铁路,几乎遍布全国每一个角落。车次也很频繁。从任何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在火车站都不需要等上一个小时便可上车。在有限的几个小时内就可以从东到西,从南到北。

雪山.湖泊.村庄

雪山之路

雪山之路

Lauterbrunnen是少女峰下面的山间小镇,从这里就可以登上我期待已久的少女峰了。我这次并没有提前定旅馆,反正现在也不是旅游旺季。沿着山路选了一个看上去很干净的小旅馆住下。

次日早早爬起来,赶最早的列车上少女峰。车费是贵得一塌糊涂的,但已在山脚,只能任由人家宰割。

号称世界海拔最高的火车吃力地往山顶爬,车厢似乎没有暖气,寒气逼人。中途火车还特意停了10分钟,让游人可以下车在一个平台上观景拍照,然后继续前行直到山顶。

少女峰是阿尔卑斯山脉的高峰之一,高4158米,号称欧洲之巅,但我们只可乘火车到3454米高的游客中心。在这里,有几处冰宫和冰雕可观赏。之后我马上拽着我的相机踏入白皑皑的雪地,欣赏一望无际的雪景,长空万里,实在令人胸襟大开,悠然神往。远处隐约有几个人在滑雪,脚开始发痒,尝试下去徒步,却被管理员拦住,说雪崩很快到来。

在游客中心我购买了明信片及邮票,并在护照的最后一页上盖上少女峰的邮戳,上有“Top of Europe”字样,已示到此一游。

山中村庄

山中村庄

下山的时候我在Kleine Scheidegg下车,沿着路牌走下山步行回Lauterbrunnen,走了约3个小时。步行下山的并不多,偶尔可以遇见一两个。有些路被积雪盖住,断断续续的。想不到的是,在三个小时之内,可以经历从白雪飘飘的冰雪奇观到青草翠绿的村庄。和缓的山坡上有几处牛群,牛铃声回荡山谷;山谷里村落安详恬淡,人们生活简单、质朴而闲适。难道这就是世外桃源的生活?

下山后立即去Interlaken。大部分书都翻译成因特拉肯,朱自清却叫它为交湖,因为它位于两湖之间。我随即泛舟湖上,那是其中的一个叫Thunersee(图恩湖)的。湖光山色不足以形容此时此景,放眼望去,矮山绿意浓浓,高山白雪盖顶。微风细雨飘然而至,更添一份诗情画意。

晚上回到Lauterbrunnen的旅馆才发觉,今天住进来和我同房间的全部是韩国人,原来是在韩国的一本旅游指南书上推荐这家旅馆,后来知道这里一半以上的旅客都是韩国人。我已经钻进睡袋了,他们还邀我一起去喝酒,喝酒我一般是不会拒绝的,爬下床盘起腿和他们围成一圈坐在房中间的地板上。他们几乎不会英语,只有一个年轻人会一些简单的单词,于是向我一一介绍他们的关系:他是表哥,她是表哥的老婆,他是表哥老婆的弟弟,她是表哥老婆弟弟的老婆,听完之后我只知道他们都是亲戚。我对韩国的了解不多,他们对中国的了解也停留在毛主席周恩来和李小龙成龙的层面上。我们就在一些简单单词的交流中喝了两瓶啤酒,然后昏然睡去。

城市印象

今天要坐著名的冰河列车,一天都在火车上,也是计划中的火车观光项目。早上从Interlaken坐火车约两小时至Brig, 中午12点从Brig开始乘坐冰河列车,沿途尽览阿尔卑斯冰河,雪山,草原,湖泊胜景。经过这几天,对瑞士已经有个大概印象,每个地方抬头都可以看到雪山,雪山下面永远是绿色,无论从那个方向去看,都是一种干净、清新和舒适的感觉。正是这样,我已经有点“审美疲劳”,看来看去都一样,我对自己说,瑞士就一个场景。瑞士应该是一个绿化很好的国家,没有工业化的感觉。书上强烈建议坐这列火车,沿途欣赏,疲劳的我却在车上睡了几个小时。罪过罪过!

约下午四点到达Chur(库尔),结束冰河列车之旅。然后由库尔坐1个半小时车抵达苏黎士。

苏黎世是瑞士最大的城市,也是全国的经济、金融、商业和交通中心,但没有多少东西可看,和一般城市没有多大区别。黄昏时分,飘着细雨,撑把伞漫步市中心,三个小时下来已觉索然。

天快黑时赶紧回青年旅社。这是我所住过的青年旅社中最好的,相对其他的青年旅舍简直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这里,但也是最贵的,要37.5瑞士法郎。瑞士的酒店管理果然是世界一流的,价格虽贵,但绝对物超所值。干净整洁的床,宽敞的淋浴室,每个人都有一个可加锁能容纳70升大包的箱子。登记的时候旅馆会留意护照信息,尽量安排同一个地方来的住在一起,这个只是我的猜测,因为那次是我第一次和中国人睡在一间房。

他们两个是香港人。一个是想在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之前来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另外一个是美籍华人,以前在美国硅谷IT公司上班,估计是公司上市拿到一些钱,现在一个人周游世界,从北美到南美,再到欧洲,已经四个月了。我问他计划走多久,他说不知道,走到不想走的那天。

大清早,被那个美籍华人称为“赶着上班”的我从苏黎世坐火车到Lucerne,先坐汽船在湖上飘了3个小时,接着下午去参观被马克·吐温称为世界上最感人的垂死狮子像。

途中经过一个有名的花桥,花桥摆着酷酷的造型横跨于河上。另外一边的石桥上,有一群敲锣打鼓在游行的人,没打鼓的人则举一把红边白旗,上面写着大大的红字。在我欧洲的旅行中,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游行了。记得上次在德国柏林见到了一次超大规模的游行,一问才知道是退休老人抗议受到的福利待遇不够好。

次日凌晨,坐车到瑞士的首都Bern (伯恩)要了解一个国家,首都总是要去的,但这个首都却鲜为人知,估计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日内瓦是瑞士的首都。

伯恩更像是一个小镇,有着众多中世纪的遗迹。街上的一个时钟塔引起很多人的围观,每到55分时,旁边会跳出一个小丑木偶敲钟,然后是公鸡鸣叫,还有几个熊绕圈游行,相当有趣。

再见日内瓦

从伯恩回到日内瓦,我再次住在日内瓦国际青年旅舍。

想不到前几天同住一个房间,睡在我对面床的非洲兄弟还在同一个床位。上次我们没什么交流,这次重逢让我们很兴奋,两个人天南地北海聊开来。他叫Seydou Diarra,来自西非的一个国家Ivory Coast,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国家。回去之后查了一下这个国家,知道它以前是法国的殖民地,有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象牙海岸。Seydou是一个农场主,几年前在日内瓦读过一年书,现在回来为他的农产品找买家。我问他为什么三十三岁了还没结婚也没交女朋友,他可是地主呀,他用手指着胸脯说:“选女孩子要看这里,心灵要美!”他还邀请我去他的农场作客,给我留下电子邮件和手机号码。他回到非洲后还写了一个E-Mail给我告诉我他的近况。

最后一天,我参观完联合国和红十字会总部,在市区闲逛。突然路上两名基督传教士,一对老头老太,拦住我,问我是否对宗教感冒。当我告诉他们虽从小就没有宗教信仰但还是有兴趣并且看过圣经后,奶奶立即口沫横飞跟我宣传了半个小时,最后问我,Do you believe God now(现在你相信上帝了吗)?看着老太虔诚的表情,我不忍打击她,于是违心说到:Yes, I do(我信)!

坐着Easy jet的小飞机离开日内瓦,回到巴黎。在飞机上可以见到秀丽的阿尔卑斯山,瑞士被她环抱着,瑞士天堂般的仙境是她赐予的。

别了,日内瓦!别了,绿色天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